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科技要闻 > 正文
校科协邀请国内外专家来校讲学
发布时间: 2017-05-19 08:34:2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516日,应校科协、化学化工学院邀请,山东师范大学张春阳教授作学术报告。化学化工学院、药学院、材料与能源学部等多个二级科研单位的教师和研究所到场聆听和交流。

张春阳教授介绍了课题组对于生物标志物的超灵敏研究,以DNA循环放大、免标记检测、DNA甲基化、转录因子、端粒酶和蛋白激酶等生物标志物为例,介绍了循环放大设计原理和方法。这些传感器均可以用于实际样品检测,证实了新型DNA循环检测方法在疾病早期诊断等方面的应用潜力。

张春阳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单分子检测与成像及其临床应用研究。现为山东师范大学化学化工与材料科学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2011年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 2013年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2014年入选广东省"南粤百杰"和深圳市“鹏城学者”特聘教授,2015年入选科技部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和山东省“泰山学者”优势特色学科领军人才。

 

511日下午,应校科协、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邀请,南非Western Cape University(西开普大学) John Francis Sharpey-Schafer(约翰˖弗朗西斯˖沙比-谢弗尔)教授来我校交流讲学,并做了题为“Decline and Fall of Low Energy Time-Dependent Quadrupole Vibrations”(低能四级振动的衰亡)的学术报告。来自全校的60余名师生参加了报告会。

报告会由李志攀教授主持。John(约翰)教授介绍了当前丰富的形变核实验数据挑战了由Bohr(玻尔)Mottelson(莫特尔森)提出的低激发Kπ=0+ Kπ=2+转动带作为四极形状β和γ振动的原始解释。研究表明,第一激发的Kπ=02+带是配对异构体。这些带是2p-2h单粒子构型,与核的“振动集体”无关。相反,在所有的四极形变核中发现的第一激发Kπ=2+带是集体的,且存在三轴形变。总之,转动带有球对称性破缺产生,第一激发Kπ=2+带由轴对称破缺产生。由实验数据可得,形变核低能激发态由核的形状主导,而振动或者声子激发模式的解释是不合适的。报告会上,John(约翰)教授还耐心回答了师生关心的问题。

 John(约翰)教授1960年获得剑桥大学数学与物理学学位,1964年获得利物浦大学实验核物理博士学位,并于198741日获得利物浦大学教授职位。他是欧洲发展Escape Supression Shields(反逃逸层)高纯锗探测器第一人,并用于锗探测器测量伽马射线的线性极化,与他人合作发现超形变现象。1995年至2005年,担任南非iThemba(意坦巴))国家实验室主任,2005年退休之后依然指导研究生并提出新的实验方案。


                                              (化学化工学院 物理学院 供稿供图)